《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纪伯伦散文诗全集》Ⅰ——纪伯伦

纪伯伦——先知

船的来临

声音无法带走赋予它翅翼的唇舌,它只能独自寻找天空。

苍鹰不携巢禾,才能独自飞越太阳。

多少次你们沉浮于我的梦境。如今你们驶入我的清醒,也就是我更深 的梦境。

如果此刻的确是我举起明灯的时候,那灯中燃烧的并不是我点燃的焰 火。

不要让我们的眼睛因渴望见你的面容而酸楚。

爱直到分别的时刻,才知道自己的深度。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有了自己就足够了。

孩子

他们是生命对自身的渴求的儿女。

他们借你们而来,却不是因你们而来。

你们可努力仿效他们,却不可企图让他们像你。

因为生命不会倒行,也不会滞留于往昔。

施与

你们的财产不就是一些你们担心明天可能需要才占有吗?

除了需要本身,你们还需要什么呢?

当井水满溢,你对干渴的恐惧岂不就是一种无法解脱的干渴?

一个配得到自己白昼与黑夜的人,无疑配从你们这里获得其它一切。

你是谁,值得人们撕开胸膛、摘下自尊的面纱,让你看到他们赤裸的 价值和他们无愧的尊严?

一切都是生命对生命的馈赠——而你,将自己视为施主的你,不过是 一个见证。

劳作

劳作是你们便是一管笛,时间的低语通过你的心化作音乐。

生活的确是黑暗的,除非有了渴望;

所有的渴望都是盲目的,除非有了知识;

一切的知识都是徒然的,除非有了工作;

所有工作都是空虚的,除非有了爱;

当你们带着爱工作时,你们就与自己、

风对高大橡树说话时的声音,并不比它对纤细草叶说话时更甜蜜。

欢乐与忧愁

揭开面具,你们的欢乐就是你们的忧愁。

——当你没有忧愁,你又怎知你是快乐的?幸福总是依据于疼痛。

居室

我愿山谷成为你们的街道,绿径是你们的小巷,如是你们可以穿过葡 萄园彼此造访,衣裳留着泥土的芳香。

回忆是那连接心灵峰峦的隐约闪现的桥梁,而美是那将心灵从木石之 所引向圣山的向导。

你们的居室不应是锚,而应是桅。

它以晨雾为门,以夜的歌声和寂静为窗。

罪与罚

你们孤独而无心地错待了别人,从而也错待了自己。

就像一片孤叶,不会未经整个大树的默许就枯黄。

当你们中的一个人跌倒,他是为后面的人失足,使他们小心避开绊脚 的石头。

噢,他也是为了前面的人失足,因为他们步履虽然轻捷坚定,然而却 没有挪开绊脚石。

自由

当阴影消逝,驻留的光将成为另一道光的阴影。

自知

我遇到了漫步在我小径上的灵魂。

友谊

如果他定要知道你的落潮,那么也让他知道你的涨潮。

言谈

思想是一只属于天空的鸟,在语言的牢笼中它或许能展翅,却不能飞 翔。

让你声音中的声音对他耳朵中的耳朵言说。

犹如葡萄酒,当颜色被忘却,杯子也不复存在时,它的滋味仍将被铭 记。

时间

造一道时间的溪流,在岸边目送流水逝去。

善与恶

恶不就是被自己的饥渴所折磨的善么?

她不是焦渴的唇,也不是伸出的空空的手。

她不是你们想看到的形象,也不是你们想听到的歌声。

而是你们闭上眼睛看到的形象,堵住耳朵听到的歌声。

美是凝视自己镜中身影的永恒。

但你们就是永恒,你们也是明镜。

宗教

你们所有的时光都是在天空鼓翼、从一个自我飞向另一个自我的翅 膀。

在虔敬中,你们不可能升腾得比你们的成就更高,也不可能跌落得比 你们的失败更低。

死亡

只有当你们在沉默之水中取饮,你们才真正歌唱。

只有当你们到达山顶,你们才真正开始攀登。

只有当你们的肢体被大地占有,你们才真正起舞。

纪伯伦——先知园

爱一旦成为乡愁,空间的尺度和时间的声音就无能为力了。

纪伯伦——沙与沫

想到神的第一个念头是天使。

说到神的第一个字眼是一个人。

斯芬克斯说:“一粒沙子就是一片沙漠,一片沙漠就是一粒沙子;现在 再让我们沉默下去吧。”

我听到了斯芬克斯的话,但是我不懂得。

给我静默,我将向黑夜挑战。

当我的灵魂和肉体由相爱而结婚的时候,我就得到了重生。

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

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

我的房子对我说:“不要离开我,因为你的过去住在这里。

道路对我说:“跟我来吧,因为我是你的将来。

我对我的房子和道路说:“我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

我的住中就有去;如果我去,我的去中就有住。只有爱和死才能改变 一切。”

天堂就在那边,在那扇门后,在隔壁的房里;但是我把钥匙丢了。

也许我只是把它放错了地方。

当人们夸奖我多言的过失,责备我沉默的美德的时候,我的寂寞就产 生了。

我的生命内的声音达不到你生命内的耳朵,但是为了避免寂寞就让我 们交谈吧。

你如果藏在我的心里,就不难把你找到。但是如果你藏到你的壳里 去,那么任何人也找你不到的。

恋爱和疑忌是永不交谈的。

你是你所爱的人的奴隶,因为你爱了他;

你也是爱你的人的奴隶,因为他爱了你。

很久以前一个“人”因为过于爱别人,也太可爱了,因而被钉在十字架 上。

说来奇怪,昨天我碰到他三次。

第一次是他恳求一个警察不要把一个妓女关到监牢里去;第二次是他 和一个无赖一块喝酒;第三次是他在教堂里和一个法官拳斗。

憎恨是一件死东西,你们有谁愿意做一座坟墓?

千年以前,我的邻人对我说:“我恨生命,因为它只是一件痛苦的东 西。”

昨天我走过一座坟园,我看见生命在他坟上跳舞。

夸张是发了脾气的真理。

我对生命说:“我要听死亡说话。”

生命把她的声音提高一点说:“现在你听到他说话了。”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five + = eight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