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的来临

发布于 2015-06-20  48 次阅读


纪伯伦

被选和被爱的艾勒一穆斯塔法,当代的曙光,已在奥法利斯城等候了十二年, 期待着他的航船前来迎他返回自己出生的岛屿。 时值第十二载,“颐露”月的第七日,他登上没有城墙阻隔的山冈,眺望大海; 他看到他的航船正从雾霭中驶来。 他的心胸豁然开朗,他的喜悦越过海面,流溢远方。他轻闭双眸,在灵魂的静 默中祈祷。 当他步下山冈时,却有一阵悲哀袭来。他心中默想: 我怎能毫无愁绪、平静地告别?
不,我无法离开这座城市而不负任何精神创 伤。 在这城垣中,我度过了多少漫长的痛苦日子,又经历了多少漫长的孤寂夜晚; 谁能够毫无眷恋地离开他的痛苦和孤寂? 我曾将那么多心灵碎片撒落于这大街小巷,我曾有那么多希望之子赤裸地穿行 于这丘陵山冈,我不能没有负荷、没有痛苦地弃之而去。 今天,我不是脱去一件罩衣,而是用自己的手撕裂一层肌肤。 我留在身后的不是一种思绪,而是一颗因饥渴而甜蜜的心。 但我却无法再滞留。 那召唤一切的大海在召唤我,我必须登舟了。 因为尽管时光在夜晚燃烧,但留下却意味着冻结,被禁锢于铸模。 多么希望将这里的一切带到身边,但我怎么能够? 声音无法带走赋予它翅翼的唇舌,它只能独自寻找天空。 苍鹰不携巢禾,才能独自飞越太阳。 他行至山脚,再次面向大海,看到他的航船已驶近港湾,船头是来自故乡的水 手。 于是他的灵魂向他们发出呼唤,说道: 我古老母亲的子孙,你们这弄潮的健儿, 多少次你们沉浮于我的梦境。如今你们驶入我的清醒,也就是我更深的梦境。 我已整装待发,我的希望与扬起的帆一起等待着风起。 只想再呼吸一口这宁静的气息,再回首投下深情的一瞥。 然后我就会加入到你们的中间,宛如水手在水手中间。 而你,浩渺的大海,不眠的母亲, 江河溪流惟一的安宁与自由, 等这溪流再绕过一道弯,林中空地再传来一阵潺潺低语, 我就会投入你的慈怀,犹如无穷之水滴融入无穷之大海。 行走问,他远远地看到男人们和妇女们离开了农田与果园,纷纷涌向城门。 他听到他们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在田野奔走相告航船到达的消息。 他问自己: 莫非分别的一刻也是相聚的时分? 难道我的夜晚实际是我的黎明? 我能为那些放下耕田犁铧、停下酿酒转轮的人们奉献什么? 是以心灵为树,采摘累累果实与他们分享? 还是将渴望化作涌泉,倾满他们的杯盏? 是作一架强者之手可以弹拨的竖琴,还是一管他们呼吸可以穿过我身躯的长 笛? 我是个寻求寂寞的人,我在寂寞中究竟觅得了什么宝藏,使我得以自信地施 予? 如果今天是收获的日子,那么我是在哪个被遗忘的季节和哪片土地上播撒的种 子? 如果此刻的确是我举起明灯的时候,那灯中燃烧的并不是我点燃的焰火。 我举起的灯空虚而晦暗, 夜的守护者将为它添上油,点起火。 他用语言倾诉了这些,但还有许多未说出的话藏在心问。因为他自己也无法表 达自己更深的秘密。 他回到城中,人们纷纷迎上来。他们异口同声地呼唤着他。 城中的老者趋前说道: 请不要就这样离开我们。 你一直是我们黄昏中的正午,你的青春引导我们的梦幻进人梦幻。 你并不是我们中间的陌生者,也不是过客,你是我们的儿子,我们诚挚爱戴的 人。 不要让我们的眼睛因渴望见到你的面容而酸楚。 男女祭司对他说道: 请不要现在就让海浪将我们分开,让你在我们中间度过的岁月成为回忆。 你似精魂在我们之中行走,你的身影是映在我们脸上的光辉。 我们一直如此热爱着你。但我们的爱曾悄然无语,被面纱遮掩。 如今她大声呼唤你,坦然无饰地面对你。 爱直到分别的时刻,才知道自己的深度。 其他人也走上前挽留他。但他没有作答。他低首不语,身边的人看到眼泪坠落 到他的胸前。 他与大家一起走向圣殿前的广场。 一位名叫艾尔梅特拉的女子迎出圣殿。她是一位女预言家。 他用无比温柔的目光看着她,因为正是她在他到达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就追随 他,笃信他。 她向他致贺,说道: 上帝的先知,为了寻求终极,你很久以来一 直计算着你的航船的行程, 如今船只已到,你必须离去了。 你是如此深切地向往着你记忆的土地和你更大希冀之所;我们的爱不会羁绊 你,我们的需要也不能滞留你。 不过,请你在离去之前和我们谈谈,为我们言说真理。 我们将把它传给我们的子孙,他们再传给他们的后代,使它永不湮灭。 你在孤独中审视过我们的白昼,在清醒中倾听过我们梦中的哭泣与欢笑。 因此现在请向我们披露我们自己,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生与死之间的一切。 他回答道: 奥法利斯城的民众啊,除了此刻激荡于你们灵魂中的事物外,我还能说些什么 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