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古希腊的生活启迪

发布于 2016-05-07  133 次阅读


【备注:本文中提及的含有“苦行”、“苦修”、“斯多葛”等的相关义项,均等同、近义或归属于斯多葛学派思想,该学派为诞生于古希腊雅典的重要哲学学派,“苦行”或“苦修”是其思想要旨之一,指“1、人应当重自然与理性,控制欲望,有所节制;2、痛苦为人生的一部分,必须面对并克服。”】
在车祸中幸存后,Helen Rudd 昏迷了三个星期。“我不得不重新学习一切,包括阅读与书写。”Rudd 说。她的人生经历了彻底改变,事事需要从头开始。她听说了一个活动,让人像古代苦行僧一样度过一周,这令她心驰神往。在2014年,Helen 成为了这个2000人苦行军的一员。“苦行让我学会了积极处事,”她说。
距离初次风行已经过去两千多年,斯多葛主义再一次萌生新芽——当然,这次要感谢网络——Reddit(国外著名社交新闻站点)上的斯多葛主义板块。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苦行者在线社群,已经拥有超过28000份订阅,远高于其死对头,仅有大约4000份订阅的“享乐主义”板块。在现实生活中,这股潮流也已然在四处渗透,包括最极端的形式。海豹部队开始向新兵灌输苦行思想。橄榄球联盟的球员和教练们也纷纷捧起了 Ryan Holiday 的苦行指导手册——《苦难恰是前进的阶梯》(RH是美国知名媒体人,职业和人生导师。其“手册”是美国成功学畅销书,特别宣扬了斯多葛思想对人成功的意义)。创业导师 Tim Ferriss(美国作家、企业家,著有在国内亦知名的《每周工作四小时》),同样颂扬了苦行思想对于 Google 这类公司的好处。“对于企业家来说,”他说道,“这是把天赐的好钥匙。”
在古代,斯多葛学派就以其务实而闻名。同其他学派一样,古代希腊与罗马的斯多先哲们常常探讨宗教、逻辑和哲学,但是他们更加关注“hic et nunc(拉丁语)”——此时此地。“他们可以告诉你生活中真正值得追求的东西,并指导你如何达到。”《好生活指南》的作者 William Irvine 说。问题的关键便是要学会冷静对待自己的境遇。“有些事我们可以掌控,有些则不能,” 爱比克泰德(古希腊斯多葛派哲学家)曾如是说,“我们可以掌控的,是意见、冲动、欲望,不能掌控的则是躯体、财产、名望、身份,因为这些本便不是我们意志所及。”然而这种每日不增不减的恬淡态度,让不少人把苦行者与冷漠苛刻的形象画上等号,斯多葛思想的拥护者们也相应地做出解释:“这不过是对于生活预期的理性把握罢了。生活本来就曲折而多变,这是斯多葛思想之前精髓,所以说时刻做好准备是理所当然。”许多现代苦行者认为,如今所谓“认知行为疗法(CBT)”便是对斯多葛思想的一种应用,而这种“问题导向”的治疗方法如今已经被心理学界公认为对抗抑郁、焦虑等问题的上好武器。就像苦行主义所倡导的,CBT 鼓励病人学会正确分辨事物和感知,几乎每一本 CBT 教科书都或多或少包含了先哲的那句箴言:“困扰人的从来不是事物,而是他的对事物的态度。”不过,尽管 CBT 的创始者们公开认可了斯多葛思想对他们的影响,但在治疗方法的实施上却常常忽视了其更加深远的道德架构。“相比当代许多自我和辅助疗法,斯多葛主义的思想更为完善,它指出,我们大多数情绪问题实际上源于错误的价值观,比如自我中心、物质主义或享乐主义,”Donald Robertson 说,他是一位认知行为精神医师,同时也是“苦行一周”的组织者之一。
作为一套完整体系,斯多葛主义是首个能够以各种形式被加以应用的理论。“我的日常事务中,包含早晨的一次冥想,我会将这一天中可能遇到的挑战思量于心,”Massino Pigliucci 阐述道,“而在晚上的冥想中,相对于早晨,我则会将这些经验沉淀。”这个出生在意大利的哲学家在经历了一次“大抵可以称之为中年危机的风波”之后,投身了斯多葛哲学的怀抱。自2014年十月以来,他一直在践行着这份苦修差事,并将其记录在个人博客中。“我还时刻践行着斯多葛哲学的‘正念’(译注:源自佛教的一种概念,指专注于事情的过程和道理),”他告诉我,“意思就是专心求索事物道德层面的道理。”
参考资料的不足——主要的著创尚且完好,但是大量略欠盛名的著作则零零散散——意味着任何对斯多葛哲学体系的重新构建,可能会引入大量模糊解读。当然,能将属于斯多葛哲学的道德批判与相对中性的“正念”概念相互联系,并不失为一种发扬。如塞内卡(译注:古罗马作家,其思想受斯多葛哲学影响)所教导,“汝今日除灭的中心险恶”终将在日后转变成祥和之源,而这需要足够的自我反省。“斯多葛式正念”这种概念的提出,反映了一些人对“哲思疗法”的充分自信,而另外一些人(以 Holiday 为代表)则主要将斯多葛哲学视为成功之杖。与此同时,斯多葛哲学的其他一些要素——尤其是“宿命论”——在近代则踪迹无存。“斯多葛先哲们的有些观点在今日有些难登大雅,”圣安德鲁大学古典学高级讲师,Alexander Long 说,“所以要想顺利发扬,不得不有所舍弃,相比于固守特定的教条,人们选择关注其更为宽泛的道德和心理学理论。”
对于斯多葛主义的复苏,并不是所有人都信心十足。“我们的幸福程度与社会经济和政治环境实际上难舍难分,而我认为苦行僧们往往轻视了这些,”健康心理学家 Vincent Deary 说。他讲了两个癌症治疗专家的故事,他们向医院反映了工作环境的欠佳,相应得到的却仅仅是院方提供的适应性训练。“这就好像在说,你们别指望境况会改变,最好还是习惯它得了,”他说,“面对乞水之人,不去帮他解渴,难道我们应当教他继续强忍已然生烟的口舌?”
对 Helen Rudd 来说,这样的讨论如同珍宝:“就我个人而言,的确有你无法改变的事情。”如今她甚至能从自己的车祸遭遇中收获幸福——她已不得不步履蹒跚,却也因此能够悠然自得。相信正是勇往直前的精神使得古今苦修者们心有灵犀,塞内卡说过:“既然活在当下,那么就应当学会活得更加长远。”

摘自译言网
译者:袋鼠门牙 原文作者:Rowland Manthorpe
原文链接:https://www.1843magazine.com/body-mind/life-lessons-from-ancient-gree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