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感如何扼杀爱和创造力

发布于 2016-04-04  31 次阅读


长大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听到过诸如:“你怎么回事儿?你就什么都做不好吗?你永远都做不好任何事情!”这样的话?这些恶毒的批评会积蓄一种微妙的羞耻感。你是否曾意识到你最好把自己的感觉埋藏起来,因为没有人对你的内心世界感兴趣?
直到最近,羞耻感一直以来都是被心理学忽视的领域。但羞耻感是如何扼杀自我价值、亲密关系、创造力却越来越明朗了。
在圣巴巴拉加利福利亚大学的社会学家托马斯·斯谢弗把羞耻感叫做“控制其他情绪的主导情绪”。他说:“一旦羞耻感登堂入室,我们便抑制除了愤怒以外的情感的表达... 羞耻感是最难被承认,最难被发泄的情绪。”
羞耻感作为主导情绪意味着它影响着我们感知和表达其他情绪。它把我们对生命的感受遮盖起来。当我们感到难过或者受伤的时候,羞耻感告诉我们不可以毫无价值,不可以表现出悲伤或者流眼泪。如果我们感到害怕,羞耻感警告我们,我们不愿意被视为弱者。我们为嘲笑我们的人或者不把我们当一回事儿的人的的期待感到羞愧。
深切的羞耻感就像我们游泳于其中的水。是一种琢磨不定,隐私的我们不想承认的一种感觉——一种让人心烦意乱总有什么不对劲儿的感觉,觉得自己有缺陷,不完美,不值得,不如别人有价值。哲学家简·保罗把羞耻感的心理反应说成是“一种毫无防备的从头到脚的不寒而栗”。这种羞耻感摧毁自我价值而且如影随形。
羞耻感扼杀真实与亲密关系
羞耻感毒害影响的一个后果就是我们有利于痛苦难为的感觉。担心着让人心碎的批评,和不能承受之孤独的期望,我们试着弄清楚我们需要成为怎样的人而不是被需要,受欢迎。恶毒的羞耻感衍生了一个虚假的自己,希望自己被认可,被爱。我们制造了一个聪明的,有趣的,漂亮的,富裕的自己,一个赢得尊重和有所影响的自己。
悲哀的是,在打造和美化这个虚假的自我的过程中,我们离真实的自我越来越远。听从羞耻感的声音,我们剥夺了自己最深切想要的东西。爱、亲密关系只会在真实的气候中生长。亲密关系是两个勇敢的人展示各自真实的感觉和渴望,平等的,分享被盖伊和凯瑟琳·亨利迪克叫做爱的成长的东西,作为两个独立的个体敞开心扉,允许别人看到真实的自己,包括他们的长处和缺点。
治愈羞耻感
常言道,我们治不好自己感觉不到的毛病。治愈羞耻感从承认羞耻感的内在感受开始。当我们要表达某种真实的想法时,有没有感到胃紧缩,腹部痉挛,或者呼吸越来越困难?这可能就是羞耻感带来的感受。或者我们能从“内在批评”的声音中听到羞耻感,它告诉我们要悬崖勒马因为我们不想被看起来很糟糕或者看起来很傻。
而治愈羞耻感很重要的一步则是不要为我们的羞耻感你感到耻辱。经历羞耻感仅仅是生而为人的一小部分。羞耻感甚至有积极的一面,它让我知道何时被别人的界限或自己的完整性孤立了,告诉我们何时被某人额后知后觉伤害了。反社会的人也没什么可耻的,当被他人的权利和情感孤立的时候他们感觉不到怜悯。
治愈羞耻感,我们要为它留一点空间,当它出现的时候要留意它。“喔,我感觉到羞耻感正在出现,好有趣。”只通过简单的注意,我们就能和它保持一些距离而且永远不会被吞噬或者后果严重。羞耻感并没有那么容易找上门来。我们有羞耻感,赶我们并不耻辱。与它保持一点距离,就再也不会被它绑架;我们找到一种内心的平和,让我们能获得更大的自由、开放和勇气!

摘自译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