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家的感恩指南

发布于 2016-01-01  39 次阅读


我们都明白要时常对生活中美好的一面心怀感恩这个理儿,然而,经人提醒要如此作为时,便会有股奇怪的不悦感,甚至是恼火抓狂。
不要叨叨什么感恩!
一方面,对感恩的呼吁与“雄心抱负”这种人类与生俱来的主动力之间存在深刻的矛盾。我们熟谙理论,知晓要感恩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然而,我们被日复一日的努力:追求良好的人际关系和职业生涯,构建和谐社区和富强国家所主导,感恩成为空谈。倡导感恩听来似是在建议我们要安于现状,他们好像在说要搁在平时,情况可能会更糟。发达国家的人民为自己政府的不作为而愤慨时,更应感激本国政府官员不像津巴布韦的那样无能。有的人咳几声就烦不胜烦,殊不知他们更应庆幸的是没患支气管炎。。。
这种思维与现代社会的潜在意识矛盾颇深。资本主义激发了人们无休止的野心和欲望,以尖锐强烈的人身攻击来“厚待”人才。先乱而后能进,无物可保其优。安于现状一说如今看来既奇怪又危险,感恩充其量也就是个安慰奖——是输家的自我慰藉罢了。
再者,提倡‘感恩’也不总是一种善举。感恩或许只是有些人惧怕竞争,或不愿承受实现抱负所带来的压力和焦虑时,用作掩饰的一种便捷方式。坚持多一些感恩亦或许是一个心怀妒忌的朋友用以劝消我们的焦虑、并为自己的不作为所找的借口罢了。
听从他人对感恩的箴言如斯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了。他们对辛勤、汗水感悟颇深,也不以感恩作为缺乏动力、能力的借口。我们要对自己所拥有的抱以欣赏,挖掘简单的自然物质里蕴含的奥妙。要信任这些箴言,就要信任倡导我们感恩的这人的动机、经历以及人格,正如对爱忠诚之言只有出自本有“弱水三千”,却“只取一瓢”之人口中才更有分量。感恩要和雄心抱负统一辩证起来才更能令人信服。对感恩的倡议并非适用于一切时机、一切个体,它只对身边那些野心勃勃的人有疗效。

帝王哲学家马可·奥勒留曾是倡导感恩知足的权威先驱,深谙权势与功名。因此,在他指出要对煦日暖阳、美味果蔬、甚至席地而坐也无一丝凉意的夏日迟暮心怀感恩时,我们动笔记下。在他的统治中,我们认识到感恩不必非得是放弃抱负的一种中庸选择。
认识到倡导感恩之人在指引我们驻足赏花之娇美、看云卷云舒时,并非幼稚之举也同等重要。他们了解个中苦楚、黑暗,起身喊出感恩的口号也只因他们曾历经磨难感悟出的道理:正是那些貌似平凡的事物,才渗透着生命的真谛,使人生不虚此行。
那我们原本又为何会变得不知感恩呢?一部分原因怕是恐惧在作祟。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不敢享受当下——似乎顿足赏花,看云淡风轻会使人过于松散,过度自满,从而大大磨损我们去面对更大挑战的意志。人们很容易有一种怪异而不幸的倾向:把平安和不满焦虑之情联系在一起。
情绪时常会受到我们用以攀比之人或物的干扰。即使连我们自己也搞不清在较个什么劲儿(这些比较总在无意中构建出来,我们从不认真审查),但这些比较对我们的成就与优势极不公平。
我们认知中的“常态”,是媒体向社会宣扬的“常态”,其中存在许多问题。就拿有些人来说吧,他们把自己见过的模特作为颜值基准,极不满意自己的外表。然而模特的高颜值就和大规模的暴力杀人事件一样少见,但问题就在于我们总觉得世上暴徒无处不在。一周内连出三起捅人事件,就会造成一种“全民刺杀”的惶恐。我们必须警醒自己,虽然捅人事件时有发生,社会也不乏颜值高者,但这些都极其罕见。我们意识到不详事物出现的频率被夸大后会引起恐慌症状,却没意识到那些吸人眼球的事物(如完美爱恋、伟大事业和火辣身材)宣扬的过于频繁时所带来的人心不足。

哪儿正常了?
我们要抵制这种虚假的美丽,将眼光投向人物、场景和活动本身,这些值得远比他们当前所被赋予的更多的赞誉。诚然,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乃至生活环境中发现美和乐趣实属不易。上班、付账单、整理房间、还有跑步锻炼,这些需求压在人们肩上,令人反感。它们似乎拖我们偏离了真正奋斗的目标,要生活美满、安居乐业。
艺术和艺廊虽然看上去和上述目标不很贴切:只是假日胜地,逢假参观之。然艺术却能时不时的给我们有效提示,生活并非我们惯性思维中的丢脸和无趣。像大艺术家看世界那样欣赏自己的小圈子时,艺术可以说是感恩的主要代言人,亦是虚假美丽的校正仪。例如17世纪荷兰的风俗画派画家彼得·德·荷赫,他形象的渲染了家居生活中,那些我们大多数人日常生活中都熟知的简单瞬间。

站在洗衣机旁,不知感恩。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衣橱本身易于招致厌恶,是一个世人公认的无甚作用的具象,满是乏味、平庸、重复。。。然此画面却能触人心弦,因为我们明了其背后的真谛。若都能像德·荷赫一样能意识到平静生活的价值委实妙极,这能为我们卸下不少担子呢。画面赋予正确态度话语权:实现生活的大主题——追逐富裕、追求幸福和爱情——要从一点一滴做起。将其持之以恒着实太难,因为我们不断接受着新的信息。在竞争激烈、重视地位的世界前,这幅画的确渺小,
但许多人依旧很欣赏它,依稀窥见画中隐含的希望。那是因为我们心底深知德·荷赫笔下所刻画的意义深远。

与几世纪前的彼得·德·荷赫无二,加拿大摄影师杰夫·沃尔也注意到了平凡日子里的无边魅力,不论是在家瞎转悠还是拾掇东西,我们都有理由心怀感恩。
我们应心怀感恩一说并非对未来奋斗的全盘否定,而是要认识到此时此刻,我们有理由对自己的现状小小的满足一下。若无法从当前处境汲取快乐,就预示着一个问题,即使你实现了所有抱负身处巅峰也不能避免之。那就是永不知足:一刻也不敢卸下戒备来从自身优势里获取乐趣。
我们有很大的自由来决定如何讲述自己的人生故事。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不止一件,对同样的事情我们可以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所谓抑郁,无非是对改变人生故事叙述手法的一种无能为力而已。与一些成功典范相比较,我们的生活无疑始终是个灾难。我们会犯严重错误、缺乏勇气、懒惰成性,我们无意使重要之人失望却总是事与愿违,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然执着于失败,最终是无成就可言的。要找到善待自己、期待未来的视角,要知道如何做好自己的知心人,这些魅力不可或缺。把感恩放在心间,因为我们最大的责任在于活的坚韧;就算生命在一开始给了你一了百了的暗示,也要找到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终极改观就要去想想那些死去之人了。站在人生的终点,你会发现生活还有许多边边角角需要珍视,即使这在当前看来都是些残次品。在葬礼上、或是开车途经高速公路上的一起车祸现场,我们都会大彻大悟一番。但我们不仅常常将这种简单而又生动的洞见抛之脑后,还将自己的生活搞得忙碌兮兮。

感恩的终极之路
只有更加精准的重绘那些无意识的对比框,我们的生活才能在一片祥和霞光中伊始。当我们抛却对常态的错误诠释、不再一脸嫌弃看待生活,转用数据正面现实时,感恩如同福利,多少自在人心。

大感恩盲区
1. 黄油吐司
2. 暖夏夜晚
3. 浴室时光
时光生活照
4. 干净的袜子
5. 过客

摘自译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