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解决问题的方法论

发布于 2017-11-25  22 次阅读


解决问题的能力,是人生最重要的能力。每个人一生(若干辈子)的福祉,全靠它了。生活中处处都是问题,大大小小不一而足。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烦恼,就痛苦;同样遇到问题,别人解决不了,你能解决,那你就高人一等;别人都解决不了,只有你能解决,那你就可以算作英雄了 —— 这么说并不夸张,因为历史上所有的英雄,本质上来看其实都是解决问题的高手。

(一)有些问题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有个很重要的概念,“Persistent Problems”(永存问题),指那些持续存在的,反复出现的,好像永远解决不了的问题。

persistent : adj. 1) 坚持不懈的 2) 持续存在的、反复出现的

这是学者们在近几十年里经常讨论,但尚未完全形成一致看法的概念,所以,在 Wikipedia 上,尚不存在关于这个概念的专门页面。不过,很多学者在哪些问题属于“永存问题”上已经达成共识,诸如:贫困、不公、疾病、死亡、战争、犯罪……等等,都是整个社会、所有社会长期无法完全解决的问题。

每个领域都有一些特有的“永存问题”。比如,教育行业,有一部分教育者永远不合格,这就是永存问题的特征 —— 谁都可以识别这个问题的存在,可就是谁都没办法拿出个有效的解决方案消灭这个问题。再比如,在股份激励体系中,永远做不到彻底的公平,先来后到最终就是比能力更重要(这并不是说能力不重要)……可这个看起来不合理的,有时也确实非常不合理的问题,谁都解决不了。又比如,每一代人的出生,都是一次“野蛮人”对“文明”的入侵 —— 这是 Thomas Sowell 的说法,他接着说 —— 我们必须在这些野蛮人长大成势之前用好的教育消灭那些可能的恶势力(指思维中的恶势力);一代人的退步,需要许多代人承担损失—— 这个问题反复出现,持续存在,谁都没办法彻底消灭这个问题,虽然整个人类一直在与这个问题抗争……

对于永存问题,正确又简单的方法论是:

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暂时)别去解决了罢。

这并不是说彻底放弃了,彻底不管了。这就好像人类为了文明建立了法制,并通过无数代的努力不断完善…… 可最终,法制也有缺陷,也引发了一系列更为难办的永存问题。所以,更准确的陈述应该是:

面对永存问题,尽力就好。

因为有些问题既然是永存问题,那么它很难被解决,它就只能慢慢被改善,而这个时间需要很久,常常并不是一代人就能完成的……绝大多数人能做的,只是添砖加瓦 —— 当然,这一点点的贡献也确实非常可贵,所以,真的是尽力就好。

(二)有些问题是不用解决的

有些问题,看起来很重要,实际上却没那么重要(不是不重要) ,把时间花在解决它们身上,实际上是浪费的,效率低下的。

你想想,在演艺行业里,长相重不重要?答案当然是,重要啊,很重要啊,甚至就是非常重要啊!可是,若是如此,那又如何解释葛优、黄渤、冯小刚(他第一次当主角就赞誉爆棚)的大成?

于是,更细致深入的解释是这样的:

总体上来看,在演艺行业里,长相确实非常重要,甚至说“颜值即正义”都不过份;但从每个个体出发来看,即便颜值即正义,别说自己不是最帅的那个了,连自己不够帅(甚至很丑)都是只能接受的一个永存问题(The Persistent Problem)。所以,对那个行业里的个体来说,一旦自己已经进入那个行业,自己的长相其实就不是最重要的了,更重要的是其他方面,屡战屡败的勇气,不断进步的演技、深入思考快速学习的能力等等等等……当然还有一个同样更重要的、“身外”的一样东西:运气。

有个说法,“魔鬼在细节之中”,换个朴素的说法:细节很重要。说实话,我并不反对这个建议,但我很少把它当回事儿 —— 更多情况下,我觉得“细节很重要”是用来吓唬那些没做成过事儿甚至压根就没做过事儿的人的。

做过事儿就知道了(甚至都不一定做成过事儿),哪儿有细节上不出问题的情况?!多么伟大的电影都或者有穿帮镜头,或者有这样那样的瑕疵;无论多么伟大作家写出来的手稿中都有这样那样的拼写错误、语法错误;无论多么伟大的设计落实成产品都有这样那样的缺陷 —— 谁的良品率都做不到 100% 罢? 在我眼里,彻底的完美主义者都是脆弱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是不懂“永存问题”这个概念的,他们离这世界的真相太远,又不自知,于是脑子里追求完美,行动上永远做不到,真的是压力山大,最终都有自杀倾向,这是事实。

只不过,随着能力和实力的提升,有更多机会、有富余的时间精力去关注更为细节的问题,乃至于大师们做事,在细节上比业余爱好者更为精致。这是能力与实力提升的结果,不能反过来看。雕琢细节本身并不能让一个人自动成为大师 ,或者让一个作品自动成为经典—— 因为最重要的东西没做好,细节再好没用。看看素描初学者的作品就知道了,看着石膏雕塑在纸上把头像上的某一只眼睛画得精准是完全没用的……

主次不分,是绝大多数人的永存问题。我们不能这样。如果有问题非要解决不可,我们一定要分清楚那里面的主次,把最重要的先做好,这个做到了之后,再去关注细节,而这样的时候也确实有能力关注更细的细节,否则,本末倒置,一无所是。

很多的时候,我自觉自己其实是个非常平庸的人,只是因为各种方法论的打磨与坚持,最终显得不那么平庸而已。比如,演讲这事儿,我很早学会,这很好。但小毛病无数:长相身高就不提了罢,虽然它们都直接影响所谓肢体语言的完美;声音也不足够悦耳,语音腔调都没有专业训练;口头禅也不太讨人喜欢(“你懂我的意思吧?”之类的);还有无数自己早就知道却尚未有时间精力修正的问题和毛病…… 但最初的时候,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不是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我要有足够好的内容。在讲演的时候,什么是足够好的内容?

  • 我有没有向听众传递他们之前未知的信息?(已知 vs. 未知)
  • 我有没有向听众传递他们之前未重视的信息?(次要 vs. 重要)
  • 我有没有向听众传递理解足够简单应用足够容易的方法论?(简单 vs. 复杂)

仅仅这三个问题,二十年都过去了,我还是没觉得自己做得足够好,哪儿有功夫去学习发声训练,又哪儿有勇气去整个容?甚至,连口头禅都没改掉……

永远问自己,“什么是最重要的?” —— 先去做那些真正重要、最重要的事儿,先去解决那些真正重要、最重要的问题,至于细节么,那是要等到前面那些事儿做完之后再去做的事情……所以,有些问题不用解决,至少不用在最重要的问题被解决之前解决。

(三)有些问题可能会自动消失

有些问题就和感冒一样,只是身体的一时问题,我们自身的免疫能力其实可以在不知不觉之中将其消灭,用不着吃药,用不着打吊瓶 —— 顶多,多休息一下,好好睡一觉(借以恢复免疫力)就行了。

有一点问题就坐立不安的人,本质上只是天真。 误以为这世界有什么没问题的事物存在。世界上的每个人,几十亿个个体,都是有问题的 —— 即便现在没有疾病,未来疾病的基因出生的时候就在体内…… 这个事实很“治愈系”吧?而且,这些有问题的个体,每天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吗?那凭什么你就不会遇到问题,凭什么你就能度过完美的一生?开玩笑!

比如,大多数情况下,家庭成员对财务的焦虑,就是一种“感冒”而已。若是家庭成员都在努力,都在进步,那么就相当于整个家庭“免疫力”足够强,过段时间“感冒”就痊愈了。若是免疫力太差,感冒也是会死人的,不是吗?可实际上,那就不是感冒的问题了,那是免疫力太差的问题。由此来看,大多财务焦虑引起的家庭争吵,通常是不必要的。不仅是不必要的,而且对“免疫力”来说,常常是毁灭性打击…… 本来不过是感冒,一下子变成了癌症晚期。

再比如,创业公司人员流动大,其实也同样是一种“感冒”。若是一个创业公司发展迅猛,人员流动大又如何?若是一个创业公司发展极为迅猛,谁舍得离开啊?忙都忙不过来呢,哪儿有功夫各自勾心斗角?一般来说,公司内部的问题,基本上都是由于发展不够快,或者发展放缓造成的,够快地发展,持续地发展,相当于免疫力,大多数问题只不过是感冒,甚至不需要治疗,它们并不是癌症晚期之类的不治之症。

(四)有些问题是自己造成的

写的文章多了,读者问的问题就越来越好玩,比如:

已经娶了一个不讲理的老婆怎么办?

注意, 我不是直男癌,我是女权主义者。在我眼里,上面这个问题,和“已经嫁了个不讲理的老公怎么办?”是一样的、没区别的问题。

唉,谁让你当初认为“ 有讲道理的基本素质 ”并非最重要的问题来着呢?谁让你当初认为其他的问题更重要来着呢?(或许是长相?或许是身材?或许是学历?或许是家庭背景?或许是别的什么?)

有些问题是自己造成的。含泪罢。(Live with it)

学习本来是并不困难的事情,但起点上偷懒了,起点上不扎实,后面才因此变得困难起来,问题不断,直至寸步难行。

很多人问我,零基础如何开始学英语…… 我很难回答,因为我知道, 大多数人根本不是零基础,而是负基础 —— 这是我不太敢告诉他们的事情。很多人岁数一大把了(二十一岁在我眼里就是三把岁数了……),母语的语文功底还是几近于零,还想学外语,这不是负基础嘛!因为,所有语言的基础元素都是相通的,尽管细节上有差异……

绝大多数人的母语是完全不过关的,只不过处于“识字而已”的水平

  • 文章逻辑复杂一点,就各种凌乱,读不懂;
  • 文章篇幅稍微长一点,就根本没耐心看完;
  • 自己从来写不出一篇完整的文章;
  • 大多数人看别人写的文章只能不服气,却无法做到有理有据地反驳重点;
  • 很多人连个产品说明书都读不懂;
  • 连个租房合同都不会写,甚至不会读,最终要去打官司,然后还要吃亏;
  • 别说读书学习了,就是读个小说看个电影消遣一下,也常常被带入阴沟而不自知……

基础很重要! 这么朴素、简单、有效的建议,绝大多数人这一生都没听进去过 —— 然后,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一生都要为此付出巨大代价却又从不自知。

比如,国内校外英语培训机构的所有收入都来自于那些“一辈子都没学会主动查字典、用语法书的人” —— 这是个可以生出若干个上市公司的庞大产业,我从来不觉得那是教育,我只觉得那是在欺负人…… 不过,被欺负的人们在被欺负这件事儿上倒是主动得很,甚至享受得很,这真是颇有些令人意外。

再比如,各种庞氏骗局,连绵不断,生生不息。为什么呢?很多人没有过恰当的基础理财教育,不懂得 a) 10% 以上的利息就已经开始伴随着巨大的风险,不懂得 b) 本金安全比收益更重要(重要很多倍!)…… 就是这么两个基础概念的缺失,造成了一片又一片的受害者,业内叫“一茬又一茬的韭菜”……

(五)有些问题是其他人的问题

有些问题,并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在意识到的那一瞬间,就等于放下来了一个巨大的负担,摆脱了一个沉重的枷锁。

比如,不被理解…… 这是个大问题,乃至于有人甚至高喊“理解万岁”。可实际上,在你确认自己是正确的情况下,这并不是你自己的问题,这是其他人的问题啊!

大多数人都是错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正常的事儿吗?这是历史已经反复证明的,那些尚未被证明的,历史终将证明……

这些年来,我脑子里有太多“不一样”的观念:

  • 时间就是不可管理的,管理时间的意愿和炼丹求长生没啥太大区别……
  • 与其控制情绪,不如继续求知,学识才决定人的品行和生活的品质……
  • 外语发音不好,甚至说不流利又怎样?我使用外语的最大用途是阅读……
  • 写作技巧都不重要,践行才是创作呢……我就这样把自己活成了行为艺术家……
  • 想要学什么,我就去教什么,反正我学得快,至少比大多数人的学习经验更多一些,学习时间更长一些……
  • 谁说不能同时做好几件事情?我跑步的时候还听音乐呢,我走路的时候还听电子书呢,我甚至在写文章的时候也同时看电影呢!DOS 就是理解不了 Unix 罢?
  • 法定假日是限制企业的,不是限制我个人的,谁说过年之外我就不能回家看望父母了?
  • 有时候效率并不重要,长期努力更重要,音乐认知上我有过脑受损,但三十年过去了,不也恢复了不少吗?

甚至有过这样的事情,有人在网上威胁我的人身安全。我老婆问我,这是不是很麻烦?我说,不麻烦,那是他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在网上过过嘴瘾,打打嘴炮,真的跟我没关系。若是他亲自找上来,那时候才是我的问题。可我也是锻炼的人,到时候,对方可能会发现那还是他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为什么要坚持锻炼呢?答案是: 本金最重要。

(六)有些问题是所有人的问题

这一点上,中国的文化比较落后,“只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是根深蒂固的普遍共识。这很讨厌,最终的结果就是“家家户户都有陈年瓦上霜”……

这样的问题很多,比如拐卖儿童,比如激素渔牧。这些实际上都不是“永存问题”,原本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只不过因为大家缺乏互助、互保的意识,总以为独善其身是可能的,最终被其所累。

养鱼的,以为自己从此再也不吃鱼就可以了,反正赚了钱可以买别的吃;养蟹的,以为自己从此再也不吃蟹就可以了,反正赚了钱可以买别的吃;养鸡的,以为自己从此再也不吃鸡就可以了,反正赚了钱可以买别的吃;养猪的,以为自己从此再也不吃猪就可以了,反正赚了钱可以买别的吃;养牛的、养羊的、养虾的、养鸭的……最终,其实无论花钱买什么,都是养的人坚决不吃的东西…… 这不是耸人听闻,这就是现状。

2015 年 12 月,我在一家国内知名旅行公司的应用上,被他们的产品设计误导,最终多支付了一千多元人民币。沟通无果,对方客服认为“那你可以投诉”。说实话,我个人真的没时间、没心情折腾这事儿,那一千多元也确实是“吃得起的亏”。但,我还是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说这个事儿,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这是所有人的问题,而不是我一个人遇到的问题。于是,我的要求是这样的:

我不要求你们补偿,我也不要求你们道歉;我就是要公开地说,告诉大家,你们这种行为就是商业欺诈。如果你们想道歉,请公开道歉。对我一个人道歉没用。你们这种行为,在我眼里干脆就是商业欺骗,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受到过损失,给我一个人道歉有什么用?给我一个人补偿有什么用?

经过几天的观察,几千次转发,几千条留言,我觉得最坑人的还不是这种公司的存在,而是人们普遍的想当然:

我们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只能吃亏了……

本质上来看,就是这种想当然反过来滋生了那种恶势力。 我的一个合伙人跟我聊起这事儿的时候,说,“你这种人就应该承担这种社会责任啊!”我叹了一口气,告诉他事实:

我是有一点点影响力(但大吗?不大啊?微博上才五六万关注而已,比我大的多得去了),可关键在于很少有人想过像我这种手里正在做事的人有多大的隐性成本 —— 我自己也不是完人啊,也有很多毛病啊,也会犯错啊,也可能犯浑啊…… 我的公司也不是不可能出问题的啊,也不能排除我在我的公司里弘扬一个好的文化,但一不小心就真的招进来了几个不争气的“临时工”啊!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文化里,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万一(万一其实很可怕,想想墨菲定律罢)有一天别人来找我的茬(哪怕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一千多块钱,我赔得起,我也懒得去追回;可你是我的合伙人,我就这么问你,若是这么做会最终危及到公司的安全,你还这么理直气壮地要求我承担社会责任吗?

他愣了一下,无语。

事实上,在上面那件事儿上,我已经承担我能够承担的“社会责任”,只不过我性格本来就比较平和,原本就不大可能拎着锤子出去而已。可实际上,我也清楚自己已经承担了一些风险,只不过那些风险在别人眼里可能不存在而已。

但,这才是最可怕的,坏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不吱声,希望有人替自己出头,却又完全不知道“替天行道”实际上是成本很高、风险很大的活动……说实话, 这从某个角度望过去,哪儿是天真啊?不仅是自私,还是深刻而隐秘的恶毒。

别人家丢了孩子,觉得跟自己没关系,到最后自己家孩子也丢了,就开始怪别人没有同情心,没有社会责任感,完全忘了自己过去的选择,这……多少有点活该罢?

(七)大多数问题需要特定的人解决

历史书看多了,就明白了, 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其实就是那么一瞬间。 在漫长的时间轴里,只有些许个重要的瞬间。在那些瞬间里,有些人,有些事,恰好就在那里,于是他们成了关键。

正如大多数人不配说那话一样,大多数人不配做那事。 虽然,大多数人只要足够努力,持续进步,配得上做任何事情 —— 这是我坚定的看法。但在那个特殊的时间点上,在那一瞬间,恰好已经有能力做那事儿的人,又恰好站在那里的人,少之又少…… 甚至当时当地压根就不存在,所以才有那么多看似简单、貌似早就应该被解决的问题长久得不到解决。

反思自己年轻的时候,少不经事,不懂得这个道理,于是,浪费了很多时间精力和情绪在自己其实压根就无法解决的问题上,也把很多时间精力和情绪寄托在他人身上,以为他们可以帮我们解决问题, 甚至错误地把责任横加在他们头上 ,想想真是浪费,也真是不应该。

正确的方法论可能是这样:

  • 一方面,专注于自己的进步,让自己成为能解决更多问题、更大问题的人—— 只要时间足够久,进步是一定的;
  • 把自己能解决的问题,都给解决了,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
  • 另一方面,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量帮助那些可能解决很大问题的人。但必须牢记,解决那些问题,可能并不是此人的责任,也不一定是此人能有的运气。

很多的时候,就是这样, 所谓的“平和”只不过是认真思考的结果。

(总结)

(一)有些问题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二)有些问题是不用解决的 (三)有些问题可能会自动消失 (四)有些问题是自己造成的 (五)有些问题是其他人的问题 (六)有些问题是所有人的问题 (七)大多数问题需要特定的人解决